万博体育手机版下载

养蛊、放蛊是怎么一回事?是否有那么传说的那么神奇?

  虽然在今天有蛊传说的地方都在中国南方,但在古代蛊就在中原地区,在《周易》、《周礼》、《左传》等诸多先秦古籍中都有关于蛊的记载,如《左传·召公元年》中就说了蛊到底是什么!

  晋侯有疾,秦伯使医和视之,曰:「是谓近女室,疾如蛊。」……赵孟曰:“何谓蛊”对曰:“淫溺惑乱之所生也。于文,皿虫为蛊。谷之飞亦为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皆同物也。”赵孟曰:“良医也。”厚其礼而终之。

  当时晋平公生病,因秦国的医生很有名气,他就找秦国的医生帮忙看病。秦国医生帮他看了之后认为他这个是晚上操劳过度导致的病,这个病像中蛊一样快速,带医和出门后,赵孟(赵简子,此是赵国始祖)就问他:“什么是蛊了?”医和就说:“蛊是沉迷加上迷惑混乱所生。从文字看,器具中的毒虫就是蛊。谷地中飞的毒虫也是蛊。以《周易》论述女人迷惑男人,大风吹落山木(此是蛊卦之像)都是蛊。”赵孟就感叹:“真是好医生啊!”于是礼送医和走了。此事之后不久,平公亦毙。

  什么是蛊我们要从《周易》来看就是上艮下巽,中存震兑,风落山谓之蛊。风在山下吹,人在山上看不清山下的情况,让人看不清的就是蛊。如男女相爱,如有被爱的一方有心欺骗,不论男女皆易中招。

  人身体有迷惑也是蛊,这就说到毒了,毒危害人的身体也多是让人身迷惑,如很多蛇毒是迷惑神经,让神经放松最后人肌肉无力心跳呼吸停止。

  古人制造蛊的方法在文中也写了,“皿虫为蛊,谷之飞亦为蛊。”将自然界的毒虫抓一起培养是蛊,在《通志》中就记载了此时“造蛊之法,以百虫置皿中。”第二种就是直接利用自然界中的毒虫。

  《山海经·南山经》中说“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除九尾狐外,古人还记载了诸多解蛊方法,大部分都是说吃什么,如《本草纲目》中就说:“青鱼,解蛊毒。”

  在《周礼·秋官·庶氏》就有专门掌除毒蛊的人,在汉代就因为蛊术产生过大案,历朝历代对蛊术害人的除非都非常严厉!对于明律、清律也有限制蛊毒杀人的律文:

  有很多用邪法害人的人被斩杀,他们的家人被流放到边疆,这些家人不一定清白,他们把中原的巫术带到了南疆。

  清代袁枚的《子不语》中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袁枚是听当时的越南总兵华封说的,说是:“养蛊的人一定会将蛊养在密室之中,让夫人饲养蛊虫,因为蛊虫是阴气所聚,见男子则败。”

  这两个问题关联性很大,所以这里一并回答。蛊是沉迷加上迷惑混乱所神,《周易》中以女惑男为蛊,此为后世的情蛊埋下了种子。因为沉迷一件东西或是一种情感,好比让把自己埋入一个小世界中,眼睛自然看不到很东西。

  也就是说如有人愿以情蛊得他人心,她的心本身已被他人所蛊。如有人欲以蛊毒人谋害,他内心也已被仇恨财富所蛊,蛊的本意就是迷惑,人心的迷惑生出了蛊。

  比如外婆教导我们在路上看到别人掉的钱或东西不要去拾,因为可能被放蠱。其实是为了让主人能够回到原地找回遗失物而对我们的一种教导。。

  湘西苗人多,比土家族人集中团结,寨子也更封闭,土著文化传承情况比土话都快失传的土家族好一点。但苗族内部差别也很大的,荧屏上的各种苗族形象基本当看个乐子就行。

  蛊是统称,有实体的,有口头的,有祈祷的,有诅咒的,各个部落群体不同,侧重不同。苗族人聚居地不同则巫蛊文化天差地别。湘西的巫蛊文化并非主流,没有到谁都会放蛊,大家都喜欢放蛊的地步。但也挺排外的,随便搭讪的外人容易被敌视被下蛊,不是开玩笑,是真实例子。

  其实蛊这种东西,说白了信则有,不信则无,但确实很多时候用目前的科学解释不清楚。不过像有些资料里说什么用鸡蛋滚蛊会变臭鸡蛋的经典案例,是假的。相信我。

  放蛊是个害人害己的东西,苗族内部对这类人都是疏远隔离态度——至少湘西如此。虚的就不说了,拿我周围的实际例子说。

  我家某亲戚,辈分类似于姑婆吧,给丈夫放情蛊,在家跟菩萨的地位没差,婆婆伺候媳妇你见过么?就因为婆婆担心媳妇一个不开心弄死自己儿子。其他亲戚都不敢沾染她家,躲得远远的。

  高中老师的朋友,来当地游玩,言语间得罪了一个篾匠爷爷,被拍了一下肩膀没当回事,回去后就病得差点挂掉,百般治疗无果,老师想起这件事,带他回寨子找当初那个篾匠爷爷,赔礼道歉后终于解了蛊,回去后就好了。

  苗女痴情不是乱说的,因为情蛊是最普遍的。老师的一个渣男朋友跟个苗女好上了,都被带回寨子见过丈母娘了结果后来劈腿甩了妹子,被丈母娘见面时下的情蛊弄死了。老师至今遗憾没劝住他。

  这些事,没人能用科学完全解释清楚,但就是发生了。至于怎么下的用什么下的,问我我也不清楚,毕竟我不会放蛊,我家老一辈全是党员,我妈是敢一个人半夜走山中坟场的彪悍女子(⊙o⊙)…

  顺便提一句,赶尸是古时候确有其事的,但没有传说中那么夸张,充其量只是巧妙地用点手段把死在外地的苗人尸体尽可能多地带回家乡而已。

  在湘西,放蛊啊赶尸啊这些事,都是古时候流传下的,版本多变,真相不知。至于现在及以后还能流传多久,没人知道,但我悲观地认为,都必将成为我们这些人的记忆。

  不管科学到底如何解释这些事,我只想奉劝来苗人聚居地玩的人,记得不要太好奇,记得不要进真苗寨。并非所有少数民族都像电视剧里那样跟幼童一样对外人表示热情欢迎的。

  前几个月一个伯伯送了一个老镯子给我朋友,她的八字偏弱,人欺善茬,鬼也喜欢捏软柿子,于是我朋友收到镯子当天就莫名其妙地被鬼压床。

  朋友每次鬼压床听到什么都会和我说,虫子也不例外,我自己是没阴阳眼的,也说不出其中问题,但这个镯子来的好巧不巧,我就让她把镯子放在阳光下,照片发给我,我再转发给我另一个哥们。

  哥们又说,看虫子的样子有点像蛊虫,是一种灵体,级别比鬼要低,虽然没什么大危害,但它一直窝在镯子里,会让主人倒霉。

  怎么说呢,算是搜集蜈蚣、毒蝎子、毒蜘蛛等毒性最强的虫子,把它们困在一个翁里让它们自相残杀,过了一段时间后,翁里只剩下最后一只幸存者,再把它拿到太阳下暴晒而死,磨成粉末。

  送镯子给朋友的那个伯伯还送了其他的东西,比如玉如意... 一只民国时期的不晓得什么品种的白的镯子...

  如果苗人这么屌,派个老头老太太出马碰个手撒个粉就能neng死你各种高官和名将,或者控制其心神为我所用,亦或定时发作苦不堪言任你号令,早就一统大拆哪了,还有汉人什么事儿?莫非说,苗人也是一个自古以来就爱好和平的民族?

  记得电影东方不败的设定里,整个日月神教包括东方不败也都是苗人,葵花宝典施展出来轻轻松松收服日本武士和西班牙战舰,还真是屌炸天了,嘻嘻。

  跟蛊术齐名的还有东南亚的降头术,其中最有名的是飞头降,我相当怀疑过一会儿这题目里会有人跑出来说:我是东南亚华侨,我亲眼见过降头师的人头在空中飞~~~

  一个真实的故事,主角是我小时候的邻居,知青。他年轻的时候就插队到了苗寨,还娶了一个苗族姑娘。当时结婚什么的无非就是请乡亲喝酒,没办过法律手续。后来改开了,政策是结婚的知青不能回城。但是他一定要回城。其中细节不知道了,总之最后回来了,但就是被苗人下了药。一时清醒一时疯癫。事情是他清醒的时候告诉我的。我个人认为 所谓下蛊,就是生物药剂呗。

  如果是真的黎凡特伊斯兰国,萨达姆,拉登直接请他们做老师,或者直接袭击苗族人,逼迫他们交出秘方袭击美国欧洲了吧

  六合北部有一片山区,是安徽江苏交界,当地农民有时候会在山沟水田里面抓鱼虾。有一个农民抓了一条蛇,这也不算啥新鲜事,但水产商人上门之后,都不肯买这条蛇,因为这条蛇头上有个角,水产商人都迷信,说这是神仙,要赶快放掉。

  我妈当时在医院见到了这个农民,跟我家还有点沾亲带故的。我妈妈自己也是医生,当然不信真的有成精的蛇,但极有可能这个蛇肉含有一些神经毒素,可以使人神经错乱之类的,于是这个人就昏昏沉沉自己喝了农药。

  假如有人能培养这种蛇,提取它含有神经毒素的部分,给人偷偷吃下,不就和下蛊一样吗?本质上是一种神经毒素吧

  另外这个人是把蛇炖熟了,那么这种毒素必然不是蛋白质,因为蛋白质在高温状态下会失活变性,所以我猜想,这种毒素可能是一种无机物或者简单的多肽类有机物,高温状态下依然可以存活。既然如此,萃取技术自然也不会太复杂,苗疆巫术掌握好技术,一样可以操作

  有次一家人吃晚饭,我妹提出来想去泰国玩,我随口开了句玩笑,小心降头。我爸妈不知道什么是降头,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说和苗族的蛊差不多。我爸说这蛊,我们老家那就有,老家那有句古话,女儿骗来给蛊吃。

  对了,我在温州,用的全是魔鬼的语言,所以翻译都点困难。我老家离我现在住的地方10分钟车程。

  据我爸说,20多年前,交通不方便,也没有什么商店啊什么的。过路人基本上是去普通人家里面讨口水喝,基本上就是那个木勺子去水缸打水。判断有没有蛊,就是打勺水倒在太阳下面,有蛊的会变黑,有虫子。

  我爸说基本上会下蛊的都是很苦的,没朋友,没亲人,孤伶伶一个人,而且生活条件也很差,条件好点的是不会干这行的。

  另,据说我爸小时候,见过穿树叶野人,男男女女,穿上衣服和我们是无区别的,但他们不会讲话,或者是不会讲我们的方言。我爸爸的奶奶,是不让我爸爸他们看的,说他们是鬼怪。

  放蛊是一种原始部落社会形态下古老的诅咒与巫术,逐步成为民间惯俗,并且在之后历史中不断变化完善,内涵越来越丰富,形式更加多样,也愈加呈现出恐怖与迷信的特质。

  巫蛊之术的起源,本身是一种自然恐惧与万物崇拜的表现,广泛存在于各个民族与地区社会中。尤其是边缘地区的少数族群,一度把蛊婆看作人神中介,以法术来昭明神之启示,便来自于此。

  在甲骨文中,蛊与疾意思比较接近。在春秋时代,蛊的本来意思是谷物放坏了,“谷久积,则变为飞蛊”。后来到了两汉时期,又了“腹中虫”之意,慢慢的与死亡、生病和被蛊惑直接联系在了一起。巫蛊术源于楚地的巫术文化,一般来说女子是蛊术的传承主体,养蛊之人叫蛊婆、草鬼婆,有动物蛊,有植物蛊,可以医学药用也可以害人。

  根据文献与传说,有蜣蜋蛊、马蝗蛊、金蚕蛊、草蛊、挑生蛊、阴/生蛇蛊、蔑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等多种类型。中国古代社会不仅是多元信仰,而且也是多重禁忌,普通民众往往谈蛊色变。蛊术不是湘西地区仅有的民俗与传说,在其他地方也广泛存在, 女性带云海石手链,拍花传蛊,旁门左道很多。只是后来湘西放蛊名气更大一些。

  汉武帝晚年巫蛊之祸,与这种巫术恐惧就有很大关系,在中国历史上,皇权斗争与派系分合中,巫术这种冥冥之内的事情常常就作为一种工具,统治者很忌讳,时常规避风险,狗能克蛊,故而如“秦德公作伏祠,磔狗邑四门,以御蛊灾”;隋代朝廷蛊乱之后,大加搜罗放蛊术士;宋朝还有专门管理放蛊的官员。如果大家看过金庸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话,云南五仙教教主蓝凤凰用蛊虫给令狐冲换血治病,就颇具传奇色彩;明代李时珍的名著《本草纲目》里,对蛊的分类与地区分布有详细描写。

  所谓蛊虫,集聚百毒,“多于端午日制之,乘阳气极盛时以制药,是以能致人于病、死”,一般被认为是人工培育的,制作过程有一些神秘的仪式,甚至“召鬼”加强效果,所选之虫皆是剧毒,放在蛊坛内,工艺过程极其恐怖。《永绥厅志》中也有详细制蛊描述,各种毒物互相吞噬强者留存,《隋书·地理志下》中也有类似记载:

  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余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虱则曰虱蛊,行以杀人。

  蛊坛中余下尸虫不断发酵,毒性强大,辅助以施蛊者的巫术,功效变幻莫测、非同寻常,令人生畏,故而在政治中特别是对皇权是一种极大的禁忌与威胁。因此,清代法典一度规定,抓到放蛊之人格杀勿论,不许民间买卖与流传。目前可见的地方志中多有此类记载。《乾州厅志》中说:

  苗妇能巫蛊杀人,名曰放草鬼。遇有仇怨嫌隙者放之,放于外则蛊蛇食五体,放于内则食五脏。被放之人,或痛楚难堪,或形神萧索,或风鸣于皮皋,或气胀于胸膛,皆致人于死之术也。

  此处所谓的苗妇,就是说苗族或壮族女子。民间传说,用蛊也可以给自己操纵人心、迷惑意志不坚定者、给自己延续生命、获得财富和仕途顺利,故而巫蛊有强大的生命力。蛊虫的比喻和演变某种程度上也是社会底层女性生活状态的侧面表现,一些湘西女子善辩、嫉妒心或者命运坎坷都会被认为有蛊术。沈从文先生就曾写道:

  湘西的女性,在三种阶段的年龄中,容易产生蛊婆、女巫和落洞女子,分别是穷而年老无助的,会成为蛊婆;三十岁左右、生计堪忧的,易成为巫;十六岁到二十二三岁,美丽爱好、性情内向而婚姻不遂的,易落洞致死。

  也就是说,那些生活不易的可怜人,往往歇斯底里、郁郁寡欢,深居简出,就常常容易被污名化,慢慢就成为毒害邪恶之人了。但是,一物降一物,相生相克,古代也有很多防止与化解中蛊的招数与方法,许多符咒与道术就专门针对巫蛊。

  当然,如果从现代医学出发,将那些腐败变质之物、微生物(寄生虫)滋生品或各种毒虫交汇在一起的混杂物,施在人身上,人体吸收,原虫在体内发育,形成病灶,即使不会立即死去也会影响健康,只是没有放蛊那么神秘与恐怖罢了。

  去张家界玩,土司城里摆手堂前照相,穿红色衣服一定变粉色,红色变浅。其他地方一切正常。当时觉得非常诡异,回来后晚上睡觉做噩梦,全是有关那地方鬼的。但是不明白的是湘西既然有此超自然的力量,各种巫蛊何以历史上几次起兵都被,死伤枕籍。敬畏鬼神天地是对的,苗土之地甚多怪异,不可乱来。

  苗子要是这么厉害,哪还轮得到汉人、满人、蒙古人占据天下,一堆披红戴绿满脸褶子的苗族老头老太太和撒面粉似的哗哗下蛊,美国也扛不住啊。也不至于躲到深山老林里建寨生活了。

上一篇:何以养吾生?——复旦EMBA校友会初识熊及滋教授_gofeeling_新浪博客

下一篇:没有了